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公告 >

山东公检法司4部门通告 敦促涉黑犯罪人员自首

  9月14日,山东发布了《关于敦促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人员投案自首的通告》,通告中指出,“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人员自通告发布之日起至2018年9月30日投案自首的,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这份通报还提到了正在服刑的罪犯,“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黑恶势力犯罪等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这里的背景是,8月底9月初,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9个督导组进驻山西、辽宁、福建、山东、河南、湖北、广东、重庆、四川,开展了一个月的督导工作。

  山东已累计侦办涉黑案件46起、案例分析:区块链+打车应用解决,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238起;侦办涉恶类共同犯罪案件2099起,破获各类刑事案件6311起,查处涉案资产16.5亿元,1078名涉黑涉恶人员投案自首,整体战果居全国前列。

  仅在8月30日中央督导组进驻山东后的11天的时间内,就有125名涉黑涉恶人员投案自首!

  河南方面称,自8月28日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河南以来,共有32人投案自首。

  就在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地方时,8月30日,公安部也发出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10名重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在逃人员。

  一个事实是,除了黑恶势力,“保护伞”也是打击的重点。在山东的那份通报中,就提到:

  对于为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人员充当“保护伞”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坚决依法依纪从严查处。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自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通报各地“保护伞”也成了各地纪委的一大新动作。

  以原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刘维等36人涉黑犯罪案为例,据检方指控,被告人“千方百计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寻求保护,巩固和扩张其社会影响力”。

  据报道,四川省德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原政委刘学军、什邡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刘忠伟等3名公职人员,经常与刘维等人一起吃喝嫖赌、吸毒作乐,甚至多次在命案发生后通风报信,刘忠伟等还为刘维提供配件和子弹。

  有“一些黑社会组织之所以能够坐大,以致长期欺行霸市、鱼肉乡里,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有公职人员为其提供庇护、充当‘保护伞’。”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翁鸣告诉媒体。

  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上至少就通报了包括福建、山东、河北等六省(市)的近50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典型问题。

  从类型上来看,“保护伞”多为基层政法、公安系统的工作人员或各村(镇、街道)党支部书记,村、居委会主任。

  2018年1月31日,河南省公安厅异地用警,在郑州市打掉了一个大型地下赌场,现场抓捕涉赌人员20余人,由此,郑州12名涉嫌充当“保护伞”的公安民警进入了纪检监察机关的视线。

  该案涉及到多位公安局一二把手,其中一人便是郑州市公安局洁云路分局原局长成健。报道称,成健在郑州公安系统大名鼎鼎——

  他曾首创巡察队制度并在全市推广,受邀到央视“新闻会客厅”做访谈,在中原分局分管刑侦20个月,带领民警破获33起新发命案、10起历史命案,在金水分局担任副局长时,他扑向绑着炸弹的暴徒,挽救了四名女学生的生命,荣立个人二等功。

  欢迎广大群众积极举报涉黑涉恶违法犯罪线索,对在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依照有关规定予以奖励。政法机关将依法保护举报人的人身、财产、信息安全。

  “有黑无黑,有‘伞’无‘伞’,群众最清楚。”广东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全省纪检监察机关充分发动群众,在12388举报电话增设“涉黑涉恶腐败举报专线”,获得涉黑涉恶线索,深挖涉黑涉恶腐败行为及其背后的“保护伞”。

  据《广州日报》报道,8月23日两名群众戴着脸谱面具因举报涉黑涉恶线索有功,来到广东省公安机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现场,共领取30万元举报奖励金,单笔最高奖金20万元。

  9月11日,重庆市民邓先生因两次目睹“碰瓷党”胁迫敲诈进城务工人员后,拨打警方扫黑除恶举报电线元的奖励。

  据悉,今年5月,重庆江北区公安分局公开发布了扫黑除恶举报奖励暂行办法,市民举报涉黑涉恶犯罪线万元奖励,同时对举报人信息严格保密。

  另外,重庆还在全市监狱召开坦检大会50余次,开展涉黑涉恶服刑人员个别谈话教育千余人次,累计收到涉黑涉恶问题线余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