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公告 >

王氏孤儿:最穷上市公司ST华泽又被证监会罚款60万

  王氏“孤儿”:最穷上市公司 又被证监会罚款60万元!我们最不缺的就是吸血蛀虫!

  账户资金仅剩24.18万元,如今又被罚款60万元,准退市股坑了6.8万股民……

  近日,*ST华泽(维权)披露了两份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其中,因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及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对华泽钴镍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的罚款;对刘腾、齐中平、徐景山、柴雄伟、张志伟、武坚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3万元不等罚款。

  此外,因未按规定披露股东股份冻结、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临时股东大会提案等相关事项,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对华泽钴镍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的罚款;对王涛、王辉、信捷电气股票代码:二季度业绩承压看好PLCw66利来。王应虎黎永亮给予警告,并处以45万元-10万元不等罚款。

  每年5月1日是上市公司披露一季度报的最后期限,ST华泽也不例外。但今年4月27日,ST华泽发布公告称,公司原定于期限内披露的2017年年报和2018年一季度报无法按时披露,股票将于2018年5月2日起停牌。而令投资者惊讶的是,ST华泽无法披露财报的原因竟是难以付清审计费。公司称,大股东向公司推荐了年审机构亚太所,由于公司无现金可用,两大股东均表示其愿意支付由其所推荐的审计机构的审计费,但随后亚太所负责人拜访了二股东有关领导,之后亚太所向公司新提出要全款付清审计费用方可入场。

  根据计算,审计费全额约193万元,在公司多方筹措资金后,4月25日,公司大股东向亚太所全额垫付审计费,亚太所函复公司,拟于5月2日进场审计,并计划6月28日出具审计报告,因此延误披露财报。

  2018年的6月29日,*ST华泽公布了迟到几个月的年报,母公司报表下的货币资金仅约54元,2017年三季度末,母公司报表下的货币资金也仅有178元,均为当时A股上市公司中该项数值最低的。ST华泽也由此被称为最穷上市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被证监会罚款60万元,*ST华泽又能否拿得出?这钱从哪抽?

  又搞事情啦!圈主(ID:PIPE_Funds)携手上市公司大智慧(维权)(601519.SH)给小伙伴们推荐一款软件:企业预警通app。资料较全面,可以查询企业的诚信档案、司法诉讼、担保等各项数据。长按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注册企业预警通app,精准预警,专业极速!关键是,免费、免费哦!

  2015年,ST华泽营收增速突然急剧放缓,净利润指标恶化。具体来看,当年全年营收85亿元,同比增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5亿元,同比增加-171.2%,扣非后为-1.2亿元,同比增加-155.49%。

  对于业绩突然变脸,ST华泽在年报中给出了四个层面的解释:一是2015年度镍行业持续低迷,镍价创12年来最低,产品售价大幅下降,导致产品毛利率降低,镍同行业企业均显示亏损;二是受镍价持续下降的影响,公司资产减值损失增加;三是公司主要产品质量还未达到同行业领先水平,产品附加值不高,利润空间有限;四是人民币贬值,汇兑损失增加。

  至此,2013年以来的三个业绩承诺年度,两个发生了未完成业绩承诺的情况。但市场彼时更关注的是涉及ST华泽实控人的另一个层面的问题——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

  ST华泽在一份自查公告中称,截至2015年底,关联方陕西星王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余额约15亿元。

  大家已经耳熟能详,证监会对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王晓江、刘少锋、张富平给予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126号。没收瑞华所业务收入130万元,并处以390万元的罚款;对王晓江、刘少锋、张富平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的罚款。

  为掩盖关联方长期占用资金的事实,华泽钴镍搜集票据复印件,将无效票据入账充当还款。华泽钴镍2013年应收票据的期末余额为13.2527亿元,其中13.1917亿元为无效票据!2014年应收票据的期末余额为13.6393亿元,其中13.6153亿元为无效票据!

  从这里看来,这起巨额侵占似乎并非是发生在2015年的孤立事件,而是自上市初以来的持续行为,背后暴露的是ST华泽严重的内控问题。

  当时ST华泽在2015年年报中称“2013年至2015年由于金融危机影响,有色产品价格大幅度下挫,金融机构不断对行业政策进行调整,企业发展资金链受到极度压缩,我们股市缘何总是忧虑IPO扩容而美国股市没有这种担忧,造成企业发展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为了确保企业金融系统征信不出现问题,实际控制人采取了关联方体系内资金调动消化企业资金紧张的解决措施。主要利用应付票据和本票(短期借款),通过陕西天慕灏锦有限公司和陕西臻泰融佳商贸有限公司转账、贴现、回款等手段转入关联公司,形成关联方资金占用。同时年末以无效应收票据对冲往来款。”。

  事发后,ST华泽曾披露过整改措施,包括将星王集团持有的广西华汇新材料有限公司部分股权、陕西华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部分股权等注入上市公司,以作偿还占用资金之用。

  不过,这起巨额侵占,自2015年东窗事发,至今都未能形成实控人全部归还的结果。

  实控人王涛、王应虎还曾承诺于2016年12月31日前完成资金占用的还款事宜来着。。。

  事实上,2013年借壳成都聚友网络上市的华泽钴镍,待2018年报披露后,等待的或将是终止上市。

  因2015年度、2016年度和2017年度连续三年亏损,*ST华泽已被暂停上市。而2018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全年净利润亏损10亿元至13亿元。

  这也意味着,*ST华泽将面临连续四年亏损,根据规定,暂停上市后的首个年度净利润继续为负值,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

  然而,这场“人祸”直接导致公司没有正常的现金流维持正常运转,已经发生严重的现金支付困难,造成拖欠员工工资和财务支付困难,欠缴巨额国家税金等问题。

  与此同时,公司长期大面积欠薪、欠缴基本社会保险金导致员工流失严重,职能部门配备员工严重不足,公司运转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持有华泽钴镍的6.7万股民更为无奈,在被关两年后,2018年3月21日复牌,该股股价直接走出26已一字板跌停,随后便被暂停上市,持股投资者再度被关小黑屋了!

  在2018年短暂复牌期间,*ST华泽26个交易日,全部跌停。接下来,如果直接进入退市整理期,30个交易日全部跌停,也才56个跌停,还无法到达61个跌停的预期。换句话说,如果你有这个股票,搞不好等到退市,都还没有机会在二级市场卖出……

  按常理说,最怕上市公司退市的是实控人,因为上市公司就是一颗摇钱树,卖子卖孙卖房都要阻止退市。

  然而,这条常规在*ST华泽实控人王氏家族那里失效了,因为他们根本不在乎退不退市!

  在取得S*ST聚友壳资源后,老司机好歹把壳好好培养下再割韭菜,而王氏姐弟直白多了,人家是直接干!

  不管公司经营,频繁通过股权质押进行融资(王辉在华泽持股比例为19.8%,王涛持股比例为15.5%)直接把上市公司当提款机!

  与此同时,王氏家族控制的星王集团还一直在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2017年半年报显示,占用余额高达17.87亿元,2017年末占用余额为14.87亿元。

  而目前*ST华泽市值为18亿元,即使复牌之后不再下跌,王辉兄妹持有市值较之从公司套出来的钱远远没可比性,而且还附带着一大堆麻烦。

  换句话说,*ST华泽对王氏家族而言,连一滴水都榨不出了,壳也不值钱,懒得管了。前*ST华泽和王氏家族没有关系,退不退市都无所谓了~

  在退市事件中的A股中小投资者保护问题上,市场上有诸多声音呼吁应尽快推出集体诉讼制度。

  2018年11月16日,沪、深交易所发布修订后的退市规则,同时深交所开启了对长生生物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机制,该股票于11月19日周一上午开市起停牌,导致前期参与炒作的资金无法离场,全部被困。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在完善退市制度的同时,要完善对于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以及完善投资者赔偿制度。“对于一些违法违规的行为造成了投资者的重大损失,如何进行索赔,如何进行赔偿,是现在应该重点考虑的内容。在美国有集体诉讼制度,同一个案件只要有一个投资者胜诉,其他同等类型的投资者同样可以获得赔偿,而不需要再次进行诉讼。可以说集体诉讼制度对犯罪分子起到了震慑的作用,一些违法违规的公司如果造成了投资者的损失,只要有一个投资者胜诉,那么就可能会让所有同等类型投资者都得到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