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寻城记天平之甍:日本人精神故乡的千年往事

  编者按:风景在别处,梦想在异乡,人们用脚步丈量世界,走过千山万水,流连于五湖四海的城市。历史与现实,文字与传说,颂曲与挽歌,都在那座城的某个角落。

  作者张石,网易历史专栏作者,日本《中文导报》副主编,著有《川端康成与东方古典》《樱雪鸿泥》《寒山与日本文化》《空虚日本》等书。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一百多年来,有许多中国人在日本寻觅中国古老的文化之梦,今天,在我们身边也有这样的寻梦者。1980年来日的中国长笛演奏家刘宏军,在奈良东大寺的正仓院中,发现了1200多年以前的遣唐使们带回来的唐代古乐器和古乐谱,这使他惊喜万分。他在苏州自费成立研究所,组织有丰富经验的乐器匠人,复制这些古乐器,并破译这些乐谱。

  我采访过刘宏军,他的工作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也对奈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一个红叶如火的秋日,我来到了奈良。

  奈良县古称大和,位于日本纪伊半岛中央,近畿地区的中南部,东邻三重县,西界大阪府,南接和歌山县,北连京都府,为内陆县,是日本历史和文化的发祥地之一,由被称为“近畿之屋顶”的纪伊山地及扩展至北侧的平原组成,土地面积约为3,691平方公里, 77%为森林和山地,森林覆盖率为60%,土地面积约占全国面积的1%,大约90%的人口集聚在县北部的奈良盆地及其周边地区。

  该县属于山岳性气候,整体上气候温和,北部地区气候温暖,降雨充沛,年平均气温为15℃左右,年平均降雨量为1200至1300毫米左右;南部山岳地区为多雨地带,为山岳型气候,年降雨量为5000毫米左右,年平均气温约10℃左右。

  奈良以盛产吉野杉闻名,林业作为主要产业得以长足发展,并培育出日本为数不多的美丽的人造林,纤维产业、金属工业、机械工业等发达,畜产业和观光业也是奈良县的重要产业之一。

  奈良市是位于奈良县北部的城市,相当于奈良盆地的北端。市东部构成大和高原的一部分,标高300m至600m的高地连绵不断。在市街的北部,古代被称为“平城山”的丘陵地带与京都府接壤,越过平城山,与山城相连的奈良坂是自以来的重要交通要道。

  奈良市为该县县政府所在地,市区向东西两面扩展,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区域:(1)东部山地;(2)具有许多文化古迹,代表奈良国际观光都市性格的中、东部市街区;(3)具有大阪卫星城性格的西部住宅区。

  710年,日本的首都从藤原京迁移到处于现在奈良市的平城京,虽然此后也有几次短暂的迁都时期,但是一直到784年迁都至长冈京之前,这里一直日本的政治与文化的中心,迁都以后这里被称为“南都”,仍然是日本佛教文化的中心。

  而藤原京是横跨奈良县橿原市和明日香村的日本飞鸟时代的都城,是日本史上最初模仿中国都市建筑风格“条坊制”(在南北的中央配置“朱雀大路”,并由南北大路和东西大路组成左右对称的围棋盘状城市格局)而建成的都城,也是日本最早的都市,是迁都平城京之前日本的首都, 是从694年(持统8年)到710年(和铜3年)的16年间,日本建立在都城里的最早的首都。35位传统银行董监高辞职 哪些行业最有吸引力

  奈良市及其周边地区是积淀了千年历史的文化古都,享有“东方的罗马”之誉,日本人称奈良为“精神故乡”和“丝绸之路的东方终点”,也是日本最早的国际化都市。早在3至5世纪,奈良地区就是日本“大和国”的中心。现存的平城宫遗迹和众多的寺院神社,都可以反映当时日本文化的繁荣,其杰出的建筑风格至今仍令人赞叹不已,被列为国宝的建造物数量在日本占第一位。1998年的12月,在日本京都召开了的第22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将“古良历史遗迹”登录为世界历史遗产,其中有作为国宝建筑的有东大寺、兴福寺、春日大社、元兴寺、药师寺、唐招提寺和被指定为“特别史迹”的“平城宫遗迹”及被指定为“特别天然纪念”的“春日山原始森林”,这8处文化遗产,以其深邃而多彩的历史内涵,代表了奈良这个古老城市的风貌,带我们走进1300年的时间的回廊。

  日本文学与历史的最古老、最重要的典籍几乎都出自奈良,如《古事记》、《日本书纪》、《万叶集》、《风土记》等。

  到奈良来,你可以通过参观古老的寺庙,走进历史的纵深,饱览佛教从传入到兴隆的历史长廊。

  佛教传入史也是日本文化史的重要组成部分,走过佛教从传入到兴隆发展的历史长廊,也就走过了飞鸟文化、白凤文化、天平文化等日本文化史的重要历史长廊。

  从JR奈良站上车,乘坐频繁往来的大和线分钟就可以到达佛教初传时的最重要的寺庙,飞鸟文化的重要象征--法隆寺(奈良県生駒郡)。法隆寺虽然不在奈良市内,但是离奈良市很近,是奈良所代表的日本古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法隆寺是圣德太子创建的南都七大寺中的一寺,是佛教传入日本时修建的最早的一批寺院之一,成为其后日本佛教兴盛的基础。

  法隆寺占地面积约19公顷,分东西两院,东路有梦殿等建筑;西院伽蓝有金堂、五重塔、山门、回廊等木造结构建筑。法隆寺的一个特点是云拱式建筑,被称为飞鸟建筑样式的代表。

  法隆寺现存建筑大多创建于飞鸟时代的公元7世纪初,当时正值中国隋唐交际,但由于文化传播的非共时性,法隆寺在风格上直接承袭南北朝建筑的传统。

  西院伽藍位于从南大門进入后,正面稍微高出一段的地方。从中门进入伽藍,右为金堂,左为五重塔,外围有“凸”字形回廊。回廊正南面开中門,中門左右延伸出的回廊与后面的大講堂左右相接,回廊途中“凸”字型的肩部东有鐘楼、西有经藏。

  以回廊环绕佛寺的主角--金堂与五重塔式建筑,是中国最古老的佛寺建筑形式,这和后世佛寺采取的中轴线左右对称的伽蓝七式截然不同,在中国,这样的佛寺建筑已经很难发现。

  法隆寺也是日本最早被定为世界遗产的古迹之一,它不仅是日本的,也是东方文明的代表,更是世界文化的财富,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木结构建筑。

  近代日本学者曾说研究中国唐朝及以前的木构建筑只能去日本,使当时的中国建筑家梁思成很受刺激,他带着妻子和学生们历经艰险四处寻访,终于在五台山偏僻地区发现了两座唐朝的木构建筑——佛光寺和南禅寺,但更早的木构建筑却只能是日本的法隆寺了,因此粱思成也对法隆寺充满了敬意。

  梁思成先生从小在日本生活了十多年,对日本的古建筑情况十分了解。有一次他从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报道日本千年古刹法隆寺金堂被火烧毁了,他格外惋惜。当日本友人、松山芭蕾舞团创始人、建筑家清水正夫来华访问,见到梁思成时,梁迫不及待的问法隆寺是否完全烧毁了,有无修复之可能。清水正夫答道:尚可修复,梁思成这才放下心来。

  金堂(国宝)是重檐歇山顶佛堂。上层没有设房间,将屋顶设为二重是为了外观的气派。金堂的斗拱称为雲斗、雲肘木,是多用曲線的独特款式。此外,二层的卍字形高栏(扶手)、将其支撑起来的曲脚人字拱也很独特,这些本是中国南北朝时代佛教建筑的特色,南北朝时佛教盛行,可谓“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楼阁式佛寺建筑相当普遍,平面多为方形,额上施一斗三升拱,拱端有卷杀,柱头补间铺作人字拱,其中人字拱的形象也由起初的生硬平直发展到后来优美的曲脚人字拱。东晋壁画对这些样式也都做了生动的表现, 但是在现实中,仅能在法隆寺金堂、五重塔、中門、法起寺(奈良县生驹郡斑鸠町大字冈本,离法隆寺不远)的三重塔、寺(奈良县生驹郡斑鸠町三井)三重塔等处才能見到。

  法隆寺一年12个月都有法事,其中围绕圣德太子的法事特别多,如1月1日到3日的“舍利讲”,是纪念与圣德太子有关的佛舍利的法事,又如从5月15日一直进行到8月15日的圣德太子《三经义疏》的讲义,长达90天。

  如果说法隆寺代表的是佛教初传时的飞鸟文化,那么药师寺则是佛教文化的演进期--白凤文化的代表。

  白凤文化是指从645年大化改新到710年迁都奈良前一段时期的文化,这个时期,以中国都城为蓝本的藤原京建成,以天皇及贵族为中心的豪华与典雅的王朝文化得到很大的发展。这一文化仍以佛教文化为中心,但前期受大陆六朝文化影响,这一时期受唐朝文化影响。

  药师寺为奈良县奈良市西之町的寺院,与兴福寺同为法相宗的大本山,是南都七大寺之一。本尊为药师如来,创立者为天武天皇。1998年作为古都奈良的历史遗迹的一部分,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登录为世界遗产。

  药师寺是在680年建造的,现存的奈良时代的建筑为优雅的东塔,总高34.1米,双层歇山式屋顶,其建筑形式采用了被称做“裳阶”的小屋檐收缩的夹层,外观上大小屋檐相错,宛如跳跃的音符,被誉为“冰莹乐章”,西塔和正殿则是新近重新修建的,西塔旧塔在1528年被战火烧毁,新塔建于1981年,为了尽可能地忠实原建筑,仍然以原来的朱砂色护廊、白色塔壁、黑瓦绿窗构成色彩的旋律。

  重建于1976年的药师寺金堂也是这种 “裳阶”式小屋檐收缩夹层结构,显得错落有致,格外优美。从药师寺西部的湖泊“大池”远眺,东塔和西塔一旧一新,古今辉映,金堂宽大雄伟的屋顶上金色的鸱尾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这富有动感的三座建筑组合在一起,巧夺天工,美不胜收。

  在金堂安奉的是“铜造药师如来及两肋侍者像三”。中尊为药师如来,左肋为日光菩萨;右肋为月光菩萨。

  药师如来,全名药师琉璃光王如来,通称为药师琉璃光如来,简称为药师佛,因其能拔除生死之病而名为药师,能照度三有之黑暗故名琉璃光。

  我来到药师寺的时候,正好赶上药师寺的僧侣讲“法话”,年轻的僧侣所讲的“法话”通俗易懂,充满幽默。

  他说:药师如来是什么呢?我们看到这个药字就可以知道,就是对药很有研究的人,那就是医生了。那么什么是月光菩萨和日光菩萨呢?在医生身边工作,那当然就是护士了。月光在晚上出现,那就是执夜班的护士;日光在白天出现,就是执白班的护士,这就是说,药师如来、月光菩萨和日光菩萨不分昼夜,全天候地为我们服务。因此各位来到这里,务必在这里祈祷各位与家人及所爱的人的健康。

  药师寺内1991年建立了玄奘三藏院,院内的“不东堂”供奉着三藏法师玄奘塑像。“不东”取三藏法师一心求法,不到天竺誓不东归之意。院内有日本艺术大师平山郁夫花费30年时间绘制的“大唐西域壁画”,记录了三藏法师求法的艰辛里程和一路的景色。

  药师寺的法事活动很多,除了6、7月没有法事之外,其他的月份都有。1月和8月最多,分别为4次。修证吉祥会和修二会(花会式)是最具代表性的两事。二者有共同点,即都要进行悔过行法,通过忏悔自己的罪过,招福攘灾。

  修证吉祥会以日本国宝吉祥天女画像为本尊,每年1月1日至14日在金堂举行。是祈祷天下太平、灭罪消灾的法事。

  修二会每年3月30日到4月5日举行,是从奈良时代一直流传至今的悔过法事,是祈祷国家繁荣、五谷丰登的法事。由于修二会要制作10种花卉供奉在本尊药师如来之前,因此也叫花会式,是奈良春天的风物诗。

  走过飞鸟文化与白凤文化的历史长廊,再造访东大寺,体验日本佛教文化的顶峰--“天平文化”。

  710年(和铜三年),日本元明天皇奠都平城(奈良),至784年(延历三年)迁都山城国长冈(京都西郊),是日本史上的奈良朝,其间729—748年以天平为年号,以后又以天平感宝、天平胜宝、天平宝字、天平神护等为年号,形成奈良时代的全盛期,这个时期的文化称为“天平文化”。

  从破石町公交车站(新药师寺道口)乘坐奈良交通系统1前往JR奈良站(市内内循环)的巴士,在东大寺大佛殿·国立博物馆公交车站下车,就到了东大寺。

  东大寺位于日本奈良县奈良市杂司町,是华严宗大本山,南都七大寺之一,距今约有1200余年的历史。1998年作为“古都奈良文化财产”的一部分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佛寺是728年由信奉佛教的圣武天皇建立的。东大寺是全国68所国分寺的总寺院,因为建在奈良时代首都平城京以东,所以被称作东大寺,另外有西大寺。

  东大寺的伽蓝以大佛殿(金堂)为中心,在中门与南大门之间有东、西七重塔,北有讲堂、三面僧房、食堂,西有戒坛院,西北是正仓院、转害门,东侧有二月堂、羂索院(法华堂)、开山堂等,寺域广阔,规模宏大。

  东大寺大佛殿正面宽度57米,深50米,为世界最大的木造建筑。大佛殿内,放置着高15米以上的大佛像——卢舍那佛。

  中国唐代高僧鉴真和尚曾在这里设坛授戒。鉴真是日本天平文化重要的缔造者之一,日本作家井上靖的《天平之甍》,就是讲述鉴真与天平文化关系的历史长卷。

  鉴线),俗姓淳于,广陵江阳(今江苏扬州)人。曾从中国佛教天台宗第五祖章安灌顶的弟子、荆州玉泉寺的弘景法师学习戒律和天台教义。日本僧人荣睿、普照来华,并敦请鉴真赴日传佛。鉴真欣然应允,并克服种种困难,先后6次赴日终获成功。他在日本大力弘扬天台教义,奏响了天台山与日本文化交流的序曲。鉴真在日本受到朝野盛大的欢迎,为日本天皇、皇后、太子等人授菩萨戒;为沙弥证修等440余人授戒;为80们僧舍旧戒授新戒,自此日本始有正式的律学传承,鉴真也被尊为日本律宗初祖。在营造、塑像、壁画等方面,他与弟子采用唐代最先进的工艺,为日本天平时代艺术高潮的形成,增添了光彩。

  正仓院在东大寺大佛殿西北面,在建筑上属于“校仓造”结构,地板高出地面,也没有一根柱子,是将三角形木材搭成“#”形并不断叠加的建筑样式。现存的正仓院全部为木构建筑,屋顶为四阿式,内分北仓、南仓和中仓,756年开始启用。

  这一年,圣武天皇驾崩,光明皇后在举行49天的法会之后,将天皇日常用品及珍藏物品交东大寺保管,东大寺把这批遗物收入正仓院。此后,诸如东大寺大佛落成仪式等使用过的各种物品及信徒捐献物等,也收入正仓院。这里的收藏品数量大,种类多,其中包括日本制品、中国(唐朝)及西域、波斯等地的绘画、墨迹、金属工艺品、漆、木工艺品、刀剑、陶器、玻璃制品、乐器、面具、古代药品和历史文书,可谓集古代工艺美术精粹之大成,也被称为丝绸之路东方的终点。

  正仓院共收藏9000件珍品,每次只出展70件,轮换展出,碰巧我去的时候在正仓院北仓库看到了“螺钿紫檀五根弦琵琶”。

  琵琶的背面是用螺钿镶嵌的华丽花草纹,放射出五光十色的光芒,紫檀木的线轴上镶嵌着琥珀,茶色的琴身上还镶嵌着玳瑁等装饰。

  如此精妙的乐器能发出怎样的音响?由于这是一千多年前从中国传来的稀世珍宝,难以允许人们调弦奏乐。

  1994年,刘宏军和他的乐队在东大寺举行了第一次用这些复制古乐器和古乐谱演奏的音乐会,一千多年的金碧辉煌、一千多年前古寺寒钟和轻歌曼舞,在这些精美的丝竹管繁里流进了二十世纪的霓虹中……

  当我听到唐朝的千年古乐从古老的东大寺里传出,我的心里荡漾着一种怎样的感激之情?我将怎样地感谢那些顽强地保存着唐朝文化生命的异国友人和我的那些顽强寻梦的同胞?他们使我这个无家谱可续,无家庙可拜,叫不出三代以上先辈的名字的漂泊者,在那一刹那,似乎豁然解开了那个苦苦缠绕着我的,叫做“我是谁”的孤苦方程式,使我在祖先壮丽的身姿上,清晰地看到了自己叠印的面影。

  出了东大寺,天色已晚,决定入住离大佛殿不远的HOTEL NEW WAKASA(徒步5分),在这里泡完温泉后,品尝这里提供的怀石料理。

  据说怀石料理最早是从日本的寺庙中传出来的,有一批修行中的僧人,在修行时清心少食,但却有些饥饿难耐,于是想到将温暖的石头抱在怀中,以抵挡些许饥饿感,因此有了“怀石”的名称。演变到后来,怀石料理将最初简单清淡、追求食物原味精髓的精神传了下来,发展出一套精致讲究的用餐规矩,从器皿到摆盘都充满禅的气息。

  这里的怀石料理很有特色,装料理的盘子、碗等都是一菜一型,一菜一色,轻淡朴素,但不是素食,鱼肉都有,吃了不用怀石挡饿。

  这不仅使我想起对日本食文化做出重大贡献的中国僧人隐元。隐元全名为隐元隆琦,福建黄檗山万福寺住持,顺治十一年(1654)率领徒众20人离黄蘖南行,7月5日安抵日本长崎。创立新宗派,与日本原有的临济、曹洞鼎立,称为黄檗宗。

  他们带到日本的,不只是宗教,而且有当时中国先进的美术、医术、建筑、音乐、史学、文学、印刷、食品生活等等,对当时整个江户文化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豆角,是日本人非常喜欢吃的一种蔬菜,在日语中,人们把豆角称为“隐元豆”,简称“隐元” ,因为它是隐元带到日本的。除了豆角以外,西瓜、藕、孟宗竹、木鱼等,都是隐元及其弟子带到日本去的。现在日本以隐元命名的食品和日用品,除了“隐元豆”之外,还有隐元帽子、隐元头巾、隐元笠、隐元坐垫、隐元茶、隐元豆腐等等,隐元也是日本中国式素餐(普茶料理)的始祖。

  也许是因为日本的和尚不像中国和尚那么守戒,因此派生出有荤有素的怀石料理。

  也有日本的僧侣来这里住宿吃饭。日本僧侣的生活很自由,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他们不坚持吃素,只有在重要的斋戒活动时才吃素。他们结婚生子,生活丰富多彩。

  成为和尚和尼姑没有特别的要求,只要达到一定的修行条件,通过考核,就可以成为僧尼,目前没有学历上的要求,但要成为住持是不容易的,一般住持都是世袭的。

  他们的收入主要靠信仰宗教的施主的香火钱、经营墓地、为死者起法名和做法事等,一般来说,收入都相当不错。

  他们一方面是引导人们进行心灵修行的神职人员,一方面又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也为生计、婚姻、子女等种种琐事奔忙。

  吃完晚饭,再去东大寺附近散步,巍峨的大佛殿让人流连忘返,我想,日本之所以能把古老的文化传统如此完好地承传下来,就来源于他们这种坚守而不拘泥的精神。